手机短信认证送彩金,app手机验证自助领取彩金

如何帮扶个体户活下去
2020-05-15 11:10:06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01

02

天津市北辰区的艾地便利店里,店员正在整理货物。 (受访者供图) 

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国8000多万个体工商户遭受了沉重的经营压力。消费需求不足、房租成本加大、现金流吃紧、自身竞争力不足,成为个体户生存下去的最大挑战。

如何想尽一切办法让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生存下来?国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有没有起到实效?老百姓每天打交道的早点摊、小餐馆、小卖部究竟过得怎么样?近日,记者从北京、武汉、重庆、天津、温州等地,通过电话和走访形式采访多位个体商家,看看他们最需要哪些帮助,怎样才能渡过难关。

全国有8000多万个体工商户,他们的复工复产问题牵动着千家万户。中国个体劳动者协会联合红盾大数据(北京)有限公司开展的“个私企业经营状况调查”显示,截至3月底,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复工率均近八成,其中,私营企业复工率为79.2%,个体工商户复工率为80.1%。

即便如此,个体户的复工之路还是走得很艰难。90.5%的已复工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表示经营业绩下降,其中表示大幅下降的受访者占比为64.8%。

针对困境,近期,国家和地方出台了不少扶持个体户的专项政策。中国政府网、市场监管总局官网开通了调查问卷,收集个体户遇到的问题,以便出台更有针对性的政策。

房租压力亟需缓解

“今天终于收到消息,通知减免一个月房租。”5月9日,武汉洪山区纺织路“曙光超市”老板小罗发微信告诉记者,这是疫情暴发以来他得到的最好消息。

2019年6月,小罗开了这家小超市。虽然不大,但因为靠着著名的武汉光谷,又紧挨小区大门,每天进出店人流量能达到1000至2000人次,店里生意还不错,每天有8000元左右的流水。

因新冠肺炎疫情停业两个多月后,重新开业的小罗发现,现在一天从超市门口路过的人不过三四十人,店里每天的流水也从8000元骤降至400元。由于小区住户大多是附近工作的租户,企业尚未完全复工,租户们也没有回来,昔日人头攒动的小区商业街变得冷冷清清。

“房东不降房租,更别说免房租了。有的小区租户几个月没工资,租不起只好离开。”有些一起开店的人也走了,小罗担心自己的小店撑不了多久。“我的店每个月房租2万元,签了3年,按照合同后两年还要上涨8%。”小罗算过,以目前每个月1万多元的收入,加上2、3月份歇业的损失,他很难再坚持下去。店里的存货也陆续接近保质期,只能打折促销或者扔掉。

显而易见,房租是个体工商户最大的成本。党中央、国务院一直高度关注中小微企业、个体户的房租减免问题,并作出多次部署。早在疫情暴发初期,市场监管总局等六部门出台的《关于应对疫情影响 加大对个体工商户扶持力度的指导意见》就提出鼓励各地结合实际减免个体工商户房租。

但对于减免房租,各地普遍实行的是国有集体物业减免房租,个体户、私营企业租用的大多是私人物业,要享受房租减免比较困难,地方政府也不可能强制私人物业减免房租,因此只能通过沟通、鼓励私人物业减免房租,并用间接方式对其补贴。不少地方的解决方法是私人业主减免房租,那么该物业的房产税、土地使用税也会得到相应减免。

同在武汉的明顺副食店租用的是国有物业,老板娘周雪莉告诉记者,前两个月他们就接到了房租减免的通知。小罗租的是私人物业,因此好消息来得晚一些。除此之外,武汉还有些私人物业减免了3个月房租。

5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委又联合印发《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帮扶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缓解房屋租金压力的指导意见》,除了国有物业继续免除上半年3个月房屋租金,还再次鼓励非国有房屋出租人减免或延期收取房屋租金。而且《指导意见》明确提出,对减免租金的出租人,可按现行规定减免当年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引导国有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服务业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年内增加优惠利率小额贷款投放,专门用于支付房屋租金。对实际减免房屋租金的出租人,引导国有银行业金融机构视需要年内给予基于房屋租金收入的优惠利率质押贷款支持。可以预见,这将鼓励更多私人物业出租人减免房租,共克时艰。

消费信心尚待恢复

“北京调低防控等级之后,生意有些好转了。”“五一”假期过后,位于雍和宫大街46号的北京渝味川菜小馆老板娘李芳兰看到了希望。

还记得4月29日,记者第一次在店里采访李芳兰时,店里在午饭时间竟然一桌客人也没有,零星取餐的都是外卖小哥。小饭馆的租金、员工工资、水电费等成本压得李芳兰喘不过气,虽然通过外卖促销补上了一部分,但也远不足以弥补损失。“以前堂食每天有10000元收入,现在只有800元到1000元。以前晚上9点之后,周边簋街胡大、金鼎轩的员工下了班都会来店里吃夜宵,这屋里坐得满满的。现在他们不来了。”李芳兰还发现,周边的居民和老客户们也不敢来店里吃饭,而且大家已经习惯了买东西回家做饭。

重庆渝北区易生活便利店店主陈先生的店又靠小区又挨车站,虽然客流量没有明显下降,但买东西的人明显少了,预计小店近期收入比同期下降了至少50%。

温州瑞安安康便利店开在小区外面的路上,周边有不少中小企业,还有很多休闲娱乐商家,是做生意的好地段。店主王先生告诉记者,疫情期间生意反而好一些,小区居民出不了门,线上一天能有100多单。现在疫情缓解了,线上销量降为一天只有十几单,线下消费也恢复了一些。据了解,该小店周边的企业还没有完全复工,工厂不开工、娱乐场所不上班,留守的人员收入不多,也就不敢消费了。

在天津市北辰区瑞景西道3号的艾地便利店里,店主马先生也发现人流量成了大问题,“还没完全复工,营收大概下降了40%”。由于隔壁健身房处于歇业状态,店里的客流量也跟着锐减。

从全国来看,房租压力、消费需求不足和现金流紧张是个体私营业主面临的最严峻的3个困难。91.3%的受访者表示经营存在一定程度的困难。其中,48.7%的受访者感到房租压力大,43.3%的受访者表示疫情导致市场需求下降,43%的受访者存在现金流紧张。

总之,消费者的信心没有恢复,商家的生意便无从谈起。随着各地防控等级降低,疫情逐渐好转,消费信心也在渐渐恢复。

“劳动节之后,堂食比前一段恢复了一些,每天能多挣几百块钱了。”李芳兰说,“只要消费者敢出门、敢消费,我就不怕挣不到钱”。

转型线上错位竞争

便利店店主陈先生已经开了10年便利店,他很早就开始做线上,并用饿了么接订单。“以前店里只能覆盖小区附近,现在可以把东西卖给二三公里以外的客户,客户群体比以前要大得多。”陈先生计算过,疫情前每天线上订单能达到5000元左右,一个月线上流水17万元到20万元。

陈先生把自己的小成绩归结于错位竞争。“小店不比大超市、大平台,进货议价能力有限,价格上没优势。”陈先生说,自己对小区居民的需求更了解,大超市没有的东西在他这里可以买到。同时,售后服务也是小店的强项,消费者买了水龙头不会安装,一个电话陈先生就能上门服务。

如今转型线上,陈先生认为错位竞争还是要有,但是账要算得更精。“我店里销售的零食都是网红品牌,如三只松鼠、百草味等,每天都会设计各种满减、折扣、促销。”陈先生说,平台的补贴力度大,要多参加平台活动,可能不会每一个订单都赚钱,但流量大了以后,平台会给予扶持,提供更好的推荐位置。

“要花很多心思,才能维持这间20多年的老店。”周雪莉也觉得如今线上的玩法不一样了,线下有15%到30%的利润,线上最多只有10%到12%。所以,她同时盯着好几个线上平台接单,有的平台水果蔬菜卖得好,有的日用品卖得好,她哪个都不放弃,分别有针对性地推一些商品。

在餐饮行业,小店转型外卖也没有想象中容易。在大众点评上,渝味川菜外卖打出了“满30减13”的促销活动,减的13元里,10元钱是店里自己承担。记者看到门口待取的外卖,基本都在二三十元左右,最低一单算上4元配送费总计21.5元,店里只收17.5元,这里面还要除去给美团的佣金与给骑手的补贴。

“怎么设置满减、怎么给菜品定价,都是美团帮着我计算的,参考了周边同类餐馆的定价和促销幅度。”李芳兰告诉记者,现在的价格虽然低,但起码找到了一个能保持微利又能引流的平衡点。她还希望美团能多推一些大型活动,让更多商家一起参与,形成合力,共同吸引消费者消费。

周雪莉也希望线上平台能多做一些事情,“比如打造品牌,让我们这些零散的天猫小店统一升级成‘全家’‘罗森’‘7—11’那样的连锁便利店,一起促销、一起引流”。

对陈先生来讲,今年是开店10多年来最艰难的一年。虽然开店不易,但采访中他的语气仍然坚定有力:“有房贷、有车贷,这家便利店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全部希望,再难也要坚持下去。相信疫情过去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记者佘颖

编辑: 李丽朱 责任编辑: 孙红亮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